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余姚人流哪里有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24 02:43:43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余姚人流哪里有,北仑做微创人流多少钱,慈溪人流医院哪家优惠多,慈溪在做无痛人流要花多少钱,宁波华美看妇科好嘛,北仑在做无痛人流得花多少钱,奉化做要无痛人流多少钱

AS20170418004931_comm.jpg

被删除的报告书的一部分

20110903193603.jpg

日本关东大地震

原标题:日本政府官网删东瀛惨案文件内载屠杀中国人暴行

海外网4月19日电据日本《朝日新闻》报道,日本内阁府从其官方网站主页删除了灾害教训报告书。灾害教训报告书是由政府中央防灾会议的专门调查会总结整理的,其主要内容是为了将江户时代以来的灾害教训传给后人。内容的其中一部分记载了关东大地震时朝鲜人和中国人被屠杀的内容。负责人表示,“因为对于内容的批判声不绝于耳,而且登载已有7年,所以决定不再登了。”

灾害教训报告书的登载时间是从2003年至2010年。内容整理了过去发生的大灾害的受灾情况、政府应对举措以及对国民生活的影响,并总结出相应的教训。

09年编成的关于关东大地震的报告书中第二编里,把屠杀朝鲜人作为“杀伤事件的发生”(共15页)来看待。据内阁府称,人们对内容的抱怨颇多,质疑“为什么要登载这样的内容”。配合4月份以后官方网站主页的修改,包括安政大地震以及云仙普贤岳火山喷发等内容在内的所有报告书的登载都被取消了。

之前登载的资料今后会保管下来,相关负责人还将商讨向需要的人通过邮件发送资料。

据此前人民网报道,1923年9月1日,日本关东地区发生7.9级强烈地震。地震造成15万人丧生,200多万人无家可归。此时谣言飞速在日本各地传播。谣言声称在日本的朝鲜人“在水井投毒”“要在火药库放火”“破坏桥梁”等,甚至耸人听闻地宣称“朝鲜人要趁地震之机在日本搞暴动”。这让日本民众产生极大恐慌和愤怒,纷纷组织民间“自警团”,开始自发地对在日本的朝鲜人进行搜捕和屠杀活动。而日本军警随后也加入进来,甚至直接参与屠杀行为。

在屠杀朝鲜人的同时,一些杀红了眼的日本人甚至将矛头对准中国人,对在搜寻朝鲜人时发现的中国劳工和中国留学生举起屠刀,在中国人向其表明身份时,竟叫嚣“支那人也该杀”。共约700名中国劳工和留学生在这场屠杀中遇难,其中包括周恩来当年留日时的好友王希天。

但当时日本内务省的统计显示,仅231名朝鲜人被杀,另有3名中国人和59名日本人被当成朝鲜人误杀。

延伸阅读

被遗忘了90年的虐杀——东瀛惨案

文汇报2014.9.23

日前,1924年5月27日由时任清浦内阁外务大臣松井庆四郎发给驻中国公使芳泽的电报震惊世人。这份尘封了90年的档案,明确记录了1923年9月关东大地震引发屠杀中国人、朝鲜人的“东瀛惨案”后,日本内阁裁决:因为无法满足中国提出的检举及处罚负责人的要求,决定用支付赔偿费20万日元的方式来平息愤怒。这一盖有“私”字印章的机密电文后,附有560名死亡、失踪、受伤者名单,其中90%来自当时中国温处地区(今温州、丽水)。令人愤慨的是,当时日本政府见北洋政府软弱无能竟未按时赔付。

在日本第一场为祭奠关东大地震中被虐杀华人的追悼仪式上,遗属代表黄建丰发言。

92年前,黄建丰的两位祖爷爷黄芝连、黄芝森兄弟,和5000多名来自温州、丽水的劳工,先后从家乡来到上海,再一路赶往东京。只是,一年后发生的关东大地震中,黄芝森命丧东瀛,黄芝连重伤而归,还带来了令国人震惊的消息……

大地震后,突发惨案

1923年10月12日,奄奄一息的黄芝连从东京坐船驶抵上海十六铺码头。当时他还不知道,就在这个码头,一个月前曾陆续开出多艘装满大量国人捐赠物资的轮船驶向东京,救济遭受9月1日“关东大地震”之害的日本灾民。

日本关东大地震后,北洋政府组织赈灾救济委员会,并支出库银20万元(当时1元能买40斤大米)用于救灾,还下令暂免食品、服装、药品、卫生材料等出口日本的关税。上海总商会“购办面粉一万包,米三千包”,并垫付611万元,由招商局免费运送,成为日本接收到的第一笔国际援助。

当月23日出版的《民国日报》写道:“希望日本在这次震灾中,领略人类同情心的福音,上下交勉,和中国做一个道义上的朋友。”可黄芝连带回的消息,却远不是“道义上的朋友”该做的事。黄芝连的老家在温州市永嘉县二十三都坑源村(今温州市瓯海区泽雅镇五凤垟村),在他的老乡为日本慷慨解囊捐赠45.4万元物资之时,远在关东地区的700多名温州、处州侨胞,却被受排外主义煽动的军、警、民众用刀剑、铁棒等肆意击杀。

头部遭受重创、一只耳朵被乱刀砍下的黄芝连,在上海接受了《民国日报》的采访,第一个将“东瀛惨案”的消息传回国内。黄建丰从族人口耳相传的故事中,拼凑出了祖爷爷黄芝连死里逃生的往事:那是大地震后的第三天,黄芝连搬到东京江东区大岛町八丁目的林合吉客栈,与173名衣衫褴褛的温处老乡挤在一起避难。中午时分,数百名日本“青年自警团”(相当于联防队)团员、警察和军人手持枪械,冲进了这家小小的客栈。他们威逼华人指认财物储藏之处,并勒令华人跟他们走出客栈。到了店外一片空旷的荒地,有日本人突然高喊“地将复震,必须俯伏”。没怎么经历过地震的174名中国人乖乖卧倒,他们身后的日本人蜂拥而上,斧劈、刀砍、剑刺、钩扎!顿时,惨嚎震天,血流成河。重伤的黄芝连昏死过去,当晚苏醒时,发现自己被同伴的尸首遮盖,成了174人中唯一的幸存者。

现存于台湾“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的《日本震灾惨杀华侨案(第一册)》记录:苏醒后的黄芝连匍匐着爬到遇难地边上的荷池旁躲藏,到9月5日晚才逃到七丁目……而后被当地街警绑送到小松川警署,由军队押往千叶习志野收容所拘禁了一个月。在这个收容所,聚集了1600余名从大岛町区域来的华人。这些华人处境如“在狱之囚”,“食蛋大之饭团三枚,不足抵平时一餐之量,夜则枕石卧板苦趣犹不堪言……守卫兵士又极凶残,稍不如意鞭棍立下……”直到10月5日,收容所中的幸存者才被遣送回国。

事后,日本政府曾狡辩对华人的虐杀是“误杀”,因为当时日本警视厅(警察局)告诫民众,时为日本“二等公民”的朝鲜人要趁大地震暴动、向水井投毒等,很多日本人因为相信谣言大肆杀戮朝鲜人,而中国人则是被误以为是朝鲜人遭杀害。

“日本人早就传要杀中国人了。”赴日遗属周南清说,他的曾祖父和祖父早在地震发生次日就听到针对华人的杀戮传言,逃到山中躲藏才幸免于难,“村里去了20个,死了18个。三爷爷不相信传言,就惨死在那里。日本暴徒其实都知道被杀的是中国人,不是什么‘误杀’。”

悲惨境遇,几代人的痛

黄芝连回国后一年,因伤口感染看不起病,撒手人寰。

一战后,日本经济飞速发展,数千名温州人先后漂洋过海前往日本打工。黄芝连、黄芝森和另三名村民于1922年赴日本做工。“去了5个,死了4个。”黄建丰说。

今年5月,当日本友好人士、旅日华侨中日交流促进会代表林伯耀,日本一桥大学名誉教授田中宏等人前往温州农村调查时,遗属黄爱盛告诉他们,曾祖父遇害后,曾祖母被活活气死,三个孩子全靠给人放牛为生,没钱念书。“这种痛苦,往往需要几代人承受”。

1986年,在上海华东师范大学任教的日本宋庆龄基金会副理事长仁木富美子,在翻阅材料时偶然找到了与这一事件有关的只言片语。

去年,一批关注中日遗留问题的友好人士在日本横滨开港资料馆发现了关于“东瀛惨案”华侨被虐杀的资料,又查到了当时同意赔款的协议,“决定再次找到这些遗属,争取他们应有的权利”。

去年夏天,中国918爱国网总编吴祖康与旅日独立电视人朱弘等来到丽水、温州采证。丽水青田县档案馆提前查找出了记有170人的受害者名单。

失落90年,惊现突破口

今年,包括周江法在内的18名遗属自费前往东京。在今年9月7日“关东大地震”纪念日当天,华工遗属集会悼念的场景第一次出现。除了祭奠先祖之外,遗属们都会自发怀念一位叫王希天的人。王希天是来自长春的公费留学生,与周恩来曾是莫逆之交。王希天致力于维护华工权益,还聘请日本律师为华工讨要工资,申请成立“留日中华劳动同胞共济会”。震后,他听闻“东瀛惨案”,只身一人骑自行车去出事地点访查,再也没有回来。

王希天的死讯,直到1972年才被正式爆出。刚从《东京时报》离职的自由撰稿人田原洋,1970年意外发现了当年野战重炮兵第一联队六中队一等兵久保野茂次的日记,揭开了王希天遇难的真相。在1923年10月18日这天,久保野茂次写道:“当时王希天君来我们中队访问中队官长们,对护送中国人一事,愿为工人们出一些力……有一天,我们走到税务署卫兵处,听说王希天已被某官长斩了。”10月19日他写道:“……其真相,我听某人详尽地说过。以中队长为首,诱骗王希天,说:‘你的中国同胞在骚动,你去训诫训诫吧!’说着把他带了出去,来到逆井桥旁边的铁桥处,伺候在那边的垣内中尉来了,向六中队的官长们说,你们往那儿去,休息一下吧!随后,从王希天背后,齐肩一刀斩去,并把面庞、手、脚都斩碎……”负责执行这次残杀任务的是垣内八洲夫中尉,1981年,他在临终前确认了斩杀王希天之事。

“义士的血不能白流,祖先的血也不能白流。”遗属周松权说。遗属团一行18人于9月8日来到日本国会前,高举“日本政府必须实行90年前内阁决定的赔偿以向中国遇难者谢罪”“追究日本政府的历史罪行,追索回历史之公道和正义”的横幅,呼喊口号示威。

而后,他们来到参议院,与日本社会民主党副党首福岛瑞穗、外务省中国蒙古第一课课长辅佐猪口奈津子、文部科学省教科书课检定调查第一系长村山嘉雷进行恳谈。周松权代表遗属宣读并向日本政府正式递交了《请愿书》。遗属们提出日本必须负起作为国家的责任,向1923年关东大地震时被屠杀的中国遇难者及遗属们谢罪。“我们的祖辈都是合法打工者,日本政府有义务在其领域内保障外国人的身体财产安全,日本有国家赔偿责任。”周江法说。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慈溪哪家医院节假日可以做人流